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50章 碾压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混乱飘散的沙尘之中,一双双眼珠凸胀欲裂。无论北域玄者还是西域玄者,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砰!

大地被掀开,龙白的身影破土而出,缓缓而落,脸上毫无神情,身上不染点尘,姿态威冷从容,不见半点的狼狈之态。

仿佛刚才被云澈一拳犁地三十里只是乍现的幻像。

“这……这……”西域众神主的眼珠依旧呈凸鼓之状。

一众龙神龙君表情各异,想说话,又不敢说话。

虽然龙白看上去别说伤势,周身连一丝灰尘都没有。但方才云澈力量爆发之时,龙白额头的凹陷……以他们目力都看得清清楚楚。

龙骨之坚,天地无双。而龙骨之中最刚硬的,又无疑是头骨。

堂堂龙皇的头骨,怎可能被一个人类的拳头给打到刹那凹陷。

刚才那一幕,他们只能告诉自己,刚才龙白的头骨凹陷,是空间崩坏下造成的视觉扭曲……只有这个可能!

北域玄者全部嘴巴大张,久久呆滞。

先前魔族一方所有核心战力齐战龙白,龙白的极端可怕,他们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却怎么都无法想到,魔主与龙皇交战的第一个照面,那强大到超越常理的龙皇竟被他们的魔主一拳轰飞。

震惊远远超越了喜悦,让他们都完全忘记了欢呼雀跃。

“怎会有……这种事?”龙五的目光定格在云澈身上,一声明显有些失神的低喃。

五大枯龙尊者,竟也全部露出了震惊之态,而且久久未散。

“他的龙气刚才忽然崩散,是故意所为么?”龙一低语道。

他人或许无法察知,但强如枯龙尊者,在云澈力量爆发的那一刹那,明显感知到龙白的龙气忽然莫名撤散……而且散去了足足三成之多。

“……只可能是刻意所为,但不知所图为何。”龙二道。

“哼!”

龙白的一声低哼响起,他直视着云澈,脸上不见喜怒,声音依旧威冷淡漠:“看来在宙天神境之中,你也不是没有长进,还算不错。”

即使被第一个照面一拳轰飞,龙白的姿态依旧是俯视之姿,言语,是如审判者般的赞赏。

仿佛刚才只是故意卖个破绽,来试探下云澈的深浅。

但他话音刚落,鼻端忽然一热。

他迅速压制,但那两道逆行的血流太过汹涌,依旧从他的鼻孔中直喷而出,在他压制之力的干涉下,于鼻孔前爆开两团飞溅的血花,直染白衣。

也在一瞬间,将他淡然含威的姿态毁灭殆尽。

“装,接着装啊。”云澈冷笑着:“你这幅做作的姿态,比你当年乖乖跪在劫天魔帝前磕头时的模样可要精彩多了,精彩的让人作呕。”

“哈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苍释天手捂心口,狂笑出声。每一声大笑都会剧烈扯动伤口,他一边痛的龇牙咧嘴,一边笑的前仰后合。

在西域龙神那陡然射来,饱含愤怒和杀意的注视之下,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笑的愈加狂肆,到了后来,已几乎上气不接下气。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龙白如此难看的模样,简直是无法用任何言语描绘的奇景。

苍释天的狂笑让北域玄者从惊呆中回神,随之笑声传染,大片的狂笑声紧随响起,此起彼伏。

西域玄者……尤其是众龙神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

若不是龙皇之令在前,他们必然已怒极出手。

刺耳无比的大笑声中,龙皇脸上依旧不见动荡。他手臂一甩,抹去血迹。不发一言,暴然出手。

嗡——

龙白虽然脸上不见喜怒,但这一击,任谁都感知的到,他是含怒出手。和云澈一样,平实无华的一拳正面轰向云澈,龙气释放的刹那,空间收紧,天地惊悸。

这是当世最强的力量,镇压万灵,掌控整片天地的无上龙力。

隔着遥远的距离,一股强烈到极点的窒息感便迎面而至,让西域玄者们的狂笑声刹那休止,心中迅速涌上深深的惊恐和担忧。

云澈长发与衣袂在袭来的暴风下狂舞,他不退不避,竟迎着龙白同样是一拳挥出……依旧不见黑暗玄光。

“找死!”七龙神的口中同时迸出完全一致的两个字。

龙神之力,强横霸道到碾压一切,达到至巅时,玄功反成累赘。

天地万灵,谁敢与龙神一族正面比拼力量……何况那是龙皇!

一人一龙的力量在一道道紧凝的视线中猛烈相撞。

百里空间瞬间变形,又在扭曲到极致后猛烈炸裂,天地之间蔓延开无数道剧烈舞动的黑痕。

扭曲空间的中心,云澈和龙白定格在原地,力量相衡,无人后退半步。

“什……么!?”众西域玄者齐齐惊声。

“这……这是怎么回事?”翡之龙神低吼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云澈,竟以纯粹的玄力,正面撼下了龙白的力量!?

他的胸口和后背依旧有血雾在弥漫……告诉着所有人,他还是在强行自创的状态下,正面撼下龙皇之力。

龙白的眼眉在微微跳动,一直秉着漠然与傲然之态的他,在此刻终于再无法保持淡然之姿。

轰隆!

空间风暴卷起,随着力量的最终爆发,两人终于分开,一声震魂龙吟亦在这时惊空响起。

龙吟声中,龙白手臂上白影晃动,现出厚重的苍白爪影,直取云澈心口。

这个苍白爪影也意味着,这一击,龙白赫然释出了全力。

云澈脸色沉下,五指紧握,力灌右臂,一拳轰出。

轰咔!

如万雷震世,数百里之外的一众神主有半数被震翻在地。整片天地都明显的震颤了一下。

两股巨大力量所轰卷的空阿风暴之中,云澈与龙白的身影竟依旧定格原地。

这一幕,惊得众龙神龙君心脏险些裂开。

龙白那明显盈怒释放的全力之下,云澈竟……依旧没有后退半步!?

“呵呵呵……”面对近在咫尺的龙白,云澈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狞笑:“龙白,这该不会,就是你的全力吧?”

“……”龙白的五官明显现出了一丝失控的扭曲。

“你们龙神一族,不是号称力量躯体天下无双么?”云澈蔑然讥讽着:“你一个活了三十多万的老龙,在力量上居然不能压过我一个才三十来岁的人,就这还有脸自称龙皇?我都替你羞耻!”

砰!!

一声爆鸣,两人远远分开。云澈一个翻身,稳稳滞空,在龙白则是在空中倒滑数里,才堪堪停下。

吼!!!!

没有刹那的停滞,众人还未回神,一声更为撼魂的龙吟便震荡天地,龙白身后现出一道苍白龙影,让他本就惊世的龙威瞬间暴增。

双手所罩的龙爪之影亦变得更为凝实。

整片天地,都被完全笼罩于这股无上龙威之中,龙白的身影冲向云澈之时,也仿佛整片天地都向着云澈倾覆而下。

“龙皇殿下……怒了。”素心龙神低吟道。

“云澈的力量,究竟是怎么回事?”而白虹龙神似乎还未从方才的惊骇中完全回神。

云澈仰首,眼神冰冷,面对龙威尽释的龙皇,他依旧是以纯粹的玄气,纯粹的力量直迎而上。

砰!

砰!!

轰——

力量碰撞,天塌地陷。全力状态的龙皇,面对使用纯粹玄气和力量的魔主,在这片被灾厄破坏殆尽的神域之上展开了惊世骇俗的力量对撞,那呼啸翻卷的力量风暴,每一瞬间都摧天灭地,可怕绝伦。

一道、两道……十道……百道……

数百道穿穹玄光,数百次震荡星域的力量轰鸣……却无一人败退或飞坠。

龙威尽释的龙皇,竟也始终没有击溃使用纯粹玄力的魔主!

“退……再退!”

北域玄者重伤者太多,已经颇为遥远的距离,在这可怕到极点的力量余波下依旧太过危险。

池妩仸魔气外释,催动所有人再退三百里,但一双魔眸始终盯视着远空之上和龙白交战的云澈,闪烁着无比幽邃的异芒。

“他的修为明明没有太大的进境,为什么力量上……会出现这么惊人的增长?”千叶影儿喃喃道。

对于云澈的玄道修为与力量极限,她算是最为熟悉之人。

但不到三年的宙天神境,没有突破的玄道进境,他却仿佛脱胎换骨。

水媚音轻语道:“其实,云澈哥哥的玄力修为,在进入宙天神境一年左右的时间便达到了神君境十级的至巅,但试图突破之时,却连番失败。他告诉我说,这是邪神在玄脉中设下的禁制,因为他一旦踏足神主境,必突破这个世界目前的运转法则所能承受的极致。”

“换言之,如今的云澈哥哥,神君境十级的修为,便已是当世巅峰的巅峰,任何人,任何生灵,都不可能超越。”

“而他之后的两年……”水媚音轻轻一笑:“则是彻底掌控驾驭了另外两种……应该说,是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的完全驾驭,让他玄力之外,在躯体力量和灵魂之力上,也达到了另一个领域。尤其……是面对龙族之时,将形成不可逆抗的碾压。”

水媚音最后一句话,让千叶影儿、沐玄音、池妩仸同时心中剧动。

龙皇的躯体力量之恐怖,可正面震开三阎祖的联合。

而云澈和龙白的交手,他所释放的玄气虽然强大,但在威势之上,明显不如龙白,却每一次都能在龙白的力量下保持不败。

此刻,她们终于知晓了答案。

轰!!

炸裂的苍穹之上,云澈和龙白拳爪相接。

此时,龙白的五官已是紧拧在一起,龙眸之中也再无平和,荡动着如熔岩般的暴戾。

而他对面的云澈,却依旧是那抹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动的冷笑。

“看来,这果然就是你的极限了。”云澈的语气,隐隐透着一股失望:“看你之前那副负手挺胸,藐视天下的模样,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原来所谓龙皇,居然只是这等让人笑掉大牙的货色。”

砰!

龙白手臂之上再涌巨力,却依旧被云澈死死撼下,未退半寸。

云澈眼眸垂下,瞥向龙白手臂与躯体所笼罩的神秘白芒,目光缓缓转冷:“龙神界历史上的最强龙皇,多么威凌响亮,耀世千古的称号。这个称号是因谁所得,你这条延续了三十多万年的贱命又是谁所赐,你还记得吗?”

“……”云澈之言,无疑触碰到了龙白心魂之中最禁忌,也是最脆弱之处,他的瞳孔如遭针扎,猛的收缩。

“还有你身上的这层特殊光明龙力。”云澈的眼神更加冰冷:“她三十万年的恩赐,让你拥有了远超同族的成长,三十万载生命神水的淬体,让你拥有了远超同族的龙躯,而生命神水中所蕴含的生命神迹之力,在长年累月之中,与你的龙气结合,形成了这道守护神力,让你从此无敌天下。”

“相比于你为她提供安定之所这样的报答,她给予你的恩赐……你百生百世都无法偿还!”

“可是……你却……”

一直没有失控的杀机在这一刻直穿龙白瞳孔,云澈的手变拳为抓,猛的捏住了龙白罩着白芒的龙爪:“这层她所赐予的守护之力……你配吗!”

砰……

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响,龙白的护身白芒在一瞬间诡异消散……就如被先前被云澈一拳轰飞之时。

他的这个护身白芒,根源便是长达三十万载的生命神水淬体所逐渐衍生赋予的生命神迹之力。

它的存在,对他人而言是绝望屏障。强如池妩仸等人,也是在费劲心力将之短暂破除后才伤了他。

但在完整掌控生命神迹的云澈手下……弹指便可崩解。

白芒之后,随着云澈瞳中异芒一闪,龙白身上的龙气猛的一悸,随之如倾泻之洪般消退。

咔!!

轰鸣之中,龙白的手腕连同五指齐齐崩断,龙皇之骨断裂的声音清脆到几乎震碎耳膜。

他的龙躯也飞堕而下,如逝星般砸穿大地。

云澈的身影也消失于空中,再现之时,他的周身已不再是纯粹的玄气,而是让人触之魂悸的黑暗魔光。

他的神情,也从先前的漠然冷笑,变得一片阴痕毒煞,如忽然被残忍的鬼魔含戾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