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51章 魔主真姿(上)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砰!

断爪的龙白狠狠砸落,再次将大地砸出一片可怕的凹陷。而一身黑芒的云澈已紧随而至,来自北域魔主的黑暗玄力让千里空间陡然陷入刺骨阴寒。

只用玄气和躯体力量的云澈已是正面挫败龙白,而这股来自远古魔帝的黑暗威凌只会更为恐怖。至少,这股黑暗临近之时,震骇中的七龙神都齐齐惊颤。

“滚回去!”

爆喝之下,一道白影直窜而出,携着一股仓促释放,但依旧霸道绝伦的龙气猛然轰至。

赫然是白虹龙神。

云澈目光倾斜,手势微变,黑暗玄光与白虹龙神的龙气侧面碰撞,一声闷响,白虹龙神身形暴退,云澈亦向后翻转飞出,冷然落下。

砰!

沙石爆开,龙白再次破土而出,现出身形。

他的脸色一片连龙神都极少见到的骇人阴寒,但总算龙气依旧沉稳威重,不见丝毫的恼怒暴躁。

“呵,呵呵……”云澈低眉冷笑:“龙白,你养的这群狗好像不太听话啊。还是说,你龙皇所谓的尊严骄傲,所谓的龙皇皇令,都只是一泡随口即放的狗屁而已!”

云澈小指伸出,指尖向下,脸上是如睥臭虫般的厌恶鄙夷:“真是让人恶心作呕!亏本魔主为了公平不惜自伤,而你龙皇驭下的龙神一脉却是这般卑劣脏贱,居然还主动要与本魔主单挑……我呸!”

“闭嘴!”白虹龙神沉声道:“卑贱魔人,也配辱我龙神一脉!?”

“殿下。”他转目向龙皇道:“这群魔畜已是强弩之末,我们唾手便可尽灭,无需殿下亲自劳力,更不配脏了殿下的手。”

云澈和龙白方才的交手,最惊骇的无疑便是龙神。

若是龙白当真惨败云澈之手,那么纵然之后灭了魔族,对龙白以及龙神一脉的声威也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所以白虹龙神果断出手,阻下两人之战。

“糟了……这个蠢货!”素心龙神一声低念,她看着龙白的背影,犹豫再三,终是没敢上前出言。

咔!

龙白错位的五指被他推合,然后猝然甩手,龙爪携着一股狂暴的龙力狠狠的扇在了白虹龙神的脸上。

轰———

明明是一个耳光,但那力量爆鸣声,却可怕的宛若山岳崩塌。

白虹龙神措手不及,被狠狠的轰栽在地,带起一大片飙飞的血流。

这或许是神界有史以来最残暴的一个耳光,将一个龙神的左颊骨连带半数的龙齿直接震碎。

白虹龙神眼前失色,双耳失聪,脑中如有千万只苍蝇嗡鸣。他在剧痛中艰难回神时,龙皇的脚已狠狠塌下,直落他的右臂……亦是他刚刚出手所用的手臂。

嚓!!

一声巨响,白虹龙神躯体骤然僵挺,本强横无比的龙臂在龙皇之力顿时崩开道道裂痕,他一声惨叫,目光碰触到了龙皇的眼瞳……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可怕眼神,阴沉的仿佛深蕴着杀机。

“殿下……”头颅和断臂剧痛彻心,白虹龙神却不敢反抗,不敢挣扎,痛苦出声:“求……饶恕……”

龙白俯视白虹龙神的眼眸阴桀到了极点,而一股隐隐处在失控边缘的愤怒与恨戾让一众向前的龙神都死死停住脚步,无一人敢出言求情。

面对白虹龙神的求饶,龙白的脚缓缓抬起,然后忽然龙气暴走,狠狠塌落。

轰咔!!

在一声让所有心脏猛然惊悸的断裂声中,白虹龙神的龙臂惨烈碎断,伴随着一道来自龙神的凄厉惨叫声。

龙白脚收起……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要放过白虹龙神时,暴躁的龙气再度爆发,这一次直踏心口。

噗!

白虹龙神的心口猛然陷落,胸骨尽数弯折变形,他头颅猛的伸直,口中一道血箭狂喷而出,直射千丈之外。

“殿……殿下!”苍之龙神失声叫喊。

“哼!”龙白冷眸俯视在他脚下痛苦抽搐的白虹龙神,声沉如渊,字字寒魂:“狗东西,谁给你的胆子违抗皇令!”

白虹龙神瞳孔放大欲裂,他染血的嘴唇战栗出声:“白虹……放肆……求……殿下……宽恕!”

砰!

龙白冷然转身,将白虹龙神一脚踹飞,如弃嫌恶的敝履。

翡之龙神和碧落龙神连忙向前,将飞来的白虹龙神小心接下,他们的耳边,传来龙白冰寒慑心的声音:“谁再抗命,十倍下场!”

一片寒寂,众皆噤若寒蝉,连应声之人都没有。

如此可怕的龙白,别说一众西域神主,连众龙神都从未见过。

龙白对于白虹的残忍惩戒,一半是愤怒,一半是发泄。

啪!啪!啪!

云澈抬臂拍手,不吝称赞:“不愧是龙神的骨头,这断裂的声音还真是清脆悦耳。可惜……你们龙神界就算现在全部跪下来给本魔主磕十个响头,也改变不了你龙皇的所谓信誉尊严不过是狗屁的事实。”

“哼!”

龙白身上的煞气逐渐平缓,他脚步抬起,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云澈:“云澈,你的长进着实让我意外。当年,你为了不暴露,始终都在全力隐匿自身的龙息。”

云澈:“……”

“如今,却能以人类之身,将龙气驾驭到如此地步,的确非常人所能做到。不过……”

龙白脚步停止,龙瞳之中微现白芒:“你当真以为,你压得住我的力量么!”

龙白之言,在龙神界众龙听来字字石破天惊。

“果然,”龙一老目抬起,眸光灼灼:“那不是错觉,更不是龙皇有意为之。”

“云澈他竟真的有龙神血脉,而且龙皇的力量溃退,很可能是……”

“血…脉…压…制!”龙三的口中,缓缓说出让所有龙神、龙君、主龙……乃至五大枯龙尊者都近乎灵魂战栗的四个字。

“而且压制幅度,近三成之巨!”

龙白每次的龙力释放都惊天撼地,但从两人第一个照面交手,五大枯龙尊者便同时察觉到,龙白的力量在临近云澈之时,都会忽然溃散三分……仿若惊弓之鸟。

龙四低语道:“要压制到三成之巨,至少要……十倍以上的血脉精纯。”

“这……真的可能吗?”龙五一阵失魂的低喃。

魔主云澈拥有他们龙神一族的血脉……但其血脉精纯程度,竟还要在龙白的十倍以上!?

那可是龙皇!

众龙神都早已知晓云澈拥有龙神血脉和龙神神魂,但,他的龙神血脉比龙皇还要精纯至少十倍……

他们怎么可能相信,怎么可能接受。

“北域魔主,”龙一忽然出声,苍老的声音弥漫天地:“你的龙神血脉源自何处?”

面对枯龙尊者之言,云澈别说回答,连目光都没有撇过去一瞬,仿佛对方根本不配他的回应。

他抬起手来,手心面向龙白:“是么?那你大可以试试看。”

龙白双手攥紧,龙眸低垂,似呢喃,似自语:“欲灭你北域全族,易如反掌。你现在还能狂妄,只因……你无论如何,都必须死在我手上!”

“你的罪孽,永—不—可—恕!!”

轰隆!

他飞身而起,白芒耀天,一声狂暴龙吟震裂苍穹,噬尽天光。

随着天空的陡然暗下,一股磅礴无际,宛若万千沧海呼啸翻腾的龙威覆世而下。

这片神域之上,龙白再次现出了自己的万丈龙躯,释放了自己完整,亦是极致的龙皇天威。

“啊!!”

混乱的惊吟从北域玄者口中发出,龙白真身状态的可怕,他们全部亲眼目睹……强如阎祖,都猛然窒息。而受创最深的阎三更是一个踉跄,唇角血丝弥漫。

“不可饶恕的罪人,我必亲手将你葬入……永不翻身的地狱!”

龙皇之吟,字字撼空。任谁,都从中听出了深深的怨恨……以及一股无比可怕的执念。

必亲手诛杀云澈的执念!

龙神的人之形态能量损耗最小,但同时亦是对自己龙力的一种禁锢。而真身形态……以他龙皇尽释的无上龙威,又岂可能再被压制!

无尽龙威尽覆云澈一人之身,换做其他神君,数息便会身崩魂溃,但云澈脸上非但没有丝毫的沉重,却是低笑了出来。

“凭你,也配为龙神?”

“凭你,也配在我面前称皇!?”

他忽然仰头,一声低啸,周身龙神之血快速流转,属于他的龙气,一直以来都极力隐藏的龙神气息,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完全释放。

吼呜————

仅仅是龙气的释放,却仿佛在所有人的心魂深处响起一声远古龙吟。

龙威释放的一瞬间,天地间的气流猛的停滞,那压覆云澈躯体的龙皇之威如不堪的乱风般被刹那驱散。

天地皆被龙皇之威笼罩,唯独云澈的身周,仿佛铺开了一层无形的绝对领域,任龙皇之威如何浩荡,都无法侵入半分。

“啊——”

“这……这是……”

惊恐、震骇、魂飞魄散……五大枯龙尊者全部色变,七龙神如遭雷击,后方的龙君、主龙更是龙躯剧颤,心肝欲裂。

这是龙神一脉的龙神气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识错。

论其威凌,云澈的龙气不及龙白。

但……其精纯、浓郁程度,恐怖到了他们即使裂魂都不敢相信,恐怖到了……他们甚至没资格探知和碰触的地步。

龙一为他们之中存世最久的龙神。他心中的惊骇,亦超过所有人。

因为……那是连他们的创界先祖,都远远不及的精纯与浓郁。

“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龙一声声低念,失魂落魄,如堕荒谬幻梦。

龙白的龙躯定格在了半空,龙瞳中的怨恨与戾气开始掺杂上了惊疑与骇然,以及逐渐混乱的不可置信。

先前以人之形态和云澈交手,云澈暗携的龙神气息重重压制着他的龙神之力。他惊讶,但不至于不可置信……因为早在当年的东域玄神大会之上,他便知道云澈身上有着精纯的龙神血脉。

他还因此欲当众收云澈为义子。

之后,他独见云澈之时,从云澈口中确认了他是得到了远古龙神所遗留的原始血脉。那时,他暗自探查过云澈龙神血脉的浓度,精纯……但不至于浓郁。

但,龙白做梦都不会想到,云澈的身上除了龙神之血与龙神之魂,还有太古苍龙所赐,当世绝无仅有的龙神之髓。

龙神之髓的存在,会源源不断的衍生龙神之血,让云澈每时每刻,哪怕沉睡之中,龙神血脉都会一分一分变得浓郁。

在神界期间,云澈一直仰仗龙神之躯,但绝不轻易释放龙神之气,便是怕日益浓郁的龙神气息引得龙神界惊觉。

龙神血脉的存在还可能让他因此得到龙神界的青睐,但龙神之髓若是暴露……哪怕龙皇再清心寡欲,在这根本不可能抗拒的诱惑下,怕是也会将他挫骨取髓。

龙白对于云澈所拥龙神血脉的认知,还停留在当年。因而无比确信,自己真身之下,即使云澈拥有的是龙神源血,也断不可能再将他压制。

但,此刻云澈龙气尽释之时,他的心脏在狂跳,澎湃的龙力在战栗,心魂之中,竟还无比荒谬生出了一丝绝不该有的惊惧。

那种被压制的感觉,竟犹胜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