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52章 魔主真姿(中)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云澈尽释的龙气之下,龙白最后的笃定也几乎完全溃散。

他的龙神气场在混乱,就连咆哮也变得格外狂躁。

五大早已“隔世”,本以为不会再心起波澜的枯龙尊者,此刻脸色无不是在极度的震惊中变得惨白。

因为,那是超越……不,是远远超越他们祖宗的龙神气息!

“哼,可悲的伎俩。”

高空之上,传来龙白的低吼:“以邪神之力所拟生的虚幻气场,也胆敢在本皇面前造次!”

龙白又岂会相信,龙神界的任何龙君龙主,乃至西神域的任何神主,都断然不可能相信。

没错!这一切定只是云澈用某种特殊手段模拟出来的龙神气场……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人的龙神气息会远胜统领龙神一族的龙皇。

“可笑的幻象,还有你罪孽深重的卑贱灵魂……一起葬灭吧!”

无尽威凌和沉重的龙咆声中,龙白的巨爪猛然轰下,数百丈的龙爪切裂着次元,在云澈所在的空间覆下一层如深渊般的阴影。

但……

这一刹那,远方的池妩仸、阎一阎三、千叶秉烛等人,他们的眼瞳之中同时晃过一抹异芒。

他们都是先前和龙白真身交手,极近距离承受过龙皇的完整龙威。

而他此时含怒之下的龙爪,所释放出的威势,根本远不如先前!

差了足足两三成之巨!

先前,龙白的龙气溃退,只在与云澈力量交锋的瞬间。唯有极为熟悉龙神气息的枯龙尊者清晰察觉。

而此刻,龙白只是释出的龙威便已明显弱了许多……无论北域玄者还是西域神主,都察觉的清清楚楚。

“呵!”

面对当空覆下的龙爪龙威,云澈一声残忍而低沉的冷笑,头也不抬,缠绕极致黑暗的右臂向上猛然轰出。

黑暗与龙爪碰触的刹那,龙白……还有五大枯龙尊者都清晰感知到,本就被狠狠压制的龙威,竟又再度溃散数分。

爆发之时,竟堪堪只余……六成龙威!

四成力量的压制,在神主至巅这个境界,根本庞大到无法想象,甚至根本不该存在。

而如此恐怖的压制,对战局的影响,也毫无疑问大到根本无从弥补,无从逆转。

轰隆!!

龙皇之爪与魔主的黑暗玄光猛烈撞击,云澈脚下大地崩裂,但身姿却几乎毫无移位,而那苍白的巨大龙爪被以极大的幅度远远弹震开,指骨断裂的声音震耳如地裂天崩。

论玄力之浑厚,龙白毫无疑问的天下无双。

十成力量之下,他可在久战之后压制云澈。

九成力量,他可立于不败之地。

七成力量,他面对只用纯粹玄气和力量的云澈都稳落下风。

而六成力量……

一击断龙皇指骨……若非亲眼所见,怕是把西域众龙的脑袋都拧下来,他们也断然不敢相信世间会有这种事的存在。

龙白吼叫震天,不知是痛苦还是愤怒。而云澈的身影已是虚化,下一瞬间,已现于龙首之上,周身黑暗在他右拳之上凝化为一个漆黑的涡旋,直轰龙白的眉心。

砰!

黑暗玄光一瞬崩解龙白的护体白芒,被龙气阻隔……但这个阻隔只持续了短暂无比的刹那,龙气便完全崩溃。

黑暗玄光带着云澈的右拳,乃至整只右臂都轰入了龙白的眉心之中。

黑暗爆发,龙白的眉心顿时破开一个血泉,漫天黑血疯狂喷洒。

北域众神主费了相当之大的心力与代价才破开的龙白防御……在云澈手下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别说西域诸龙,连池妩仸等人都有些难以接受。

龙白怒嚎,巨大的反震力将云澈远远逼开。黑暗残噬之痛加上极致的愤怒,龙白的气息陡然变得无比狂暴,周身龙血龙气仿佛被完全引燃,化作暴烈翻腾的岩浆。

吼!!!!!

这一声带着无尽暴怒的龙吼几乎震荡着大半个南神域,让无数生灵的灵魂在颤栗中恐惧。

两只苍白龙爪携着完全暴走的龙神之力,一左一右砸向云澈。

轰隆!

云澈双臂张开,来自魔主与龙皇的力量顿时隔空相撞,随之又隔空相持。

龙白的巨大龙爪之下,云澈的身影无疑显得太过微小。

但就是如此微小的身影,却是完全擎住了龙白暴怒之下的力量。

龙白的口中不断发出低沉的龙吟,两只巨大的龙爪所缠绕的龙气浓郁如实质,一点一点,收拢向云澈的所在,欲将他直接碾灭于龙爪之中。

云澈所在的空间被急剧压缩,再压缩。在被剧烈扭曲的视线之中,他的躯体仿佛已在重压下完全的变形。

云澈双臂晃荡,脸色阴沉,似乎支撑的颇为辛苦。

这个可怕的僵持持续了足足十数息的时间,云澈所在的空间都已被碾碎数次。而这时,云澈忽然抬首,嘴角闪过一抹诡异的冷笑。

脸上的沉重消失不见,在龙白双爪所笼的重压之下,他却是悠然而语:“看来,这的确就是你如今状态的极限了。”

龙白:“……!?”

“不知是我低估了自己,还是太过高估了你。坦白说,我很失望。”

漠然之语中,云澈的双臂忽然一震。

轰隆!!

轰然巨响中,龙白之爪被直接震开数十丈,方才那看似触目惊心的僵持被瞬间打破。

“这场游戏,比我预想的要无趣太多了。”云澈斜视着龙白,竟在龙威压制下御空抬步,脚步缓慢均匀,如信步闲庭:“既然如此无趣,还是早些结束吧。”

声音落下,云澈的眼神陡然一变,身体猛地翻转,身上爆开弥天噬日的黑芒。

轰咔!!

天地齐震,日月失光。龙白看似压制了云澈十数息的双爪被狠狠震溃,尤其他右爪先前被断裂的龙指,更是在再度崩裂中出现了极其可怕的弯折变形。

黑暗巨力从龙爪震至龙躯,让万丈龙躯在半空翻转失衡,而云澈已化作一道黑暗流光,带着来自远古魔帝,当世最极致的黑暗玄力直冲而上。

噗!

光明守护与护体龙力在云澈的手下宛若脆弱的布帛,一个漆黑的血洞在龙腹炸开,洒下一片漆黑的血雨。

轰!

随着云澈身影的游移,又一道黑光爆裂,在龙颈之上炸开混着骨屑的血雨。

咔!!

黑芒仿佛穿刺了空间,重击于那只在愤怒与痛苦中混乱舞动的左爪之上,瞬间龙骨崩裂,血肉横飞。

在云澈的龙神气场下,龙白被压制的又何止是力量,还有灵觉与速度。

而过于霸道的血脉凌压下,龙白的龙皇气场纵然在如此之近的距离,却也无法对云澈造成像样的压制。

云澈身驭断月拂影与星神碎影,脚踩幻光雷极……此消彼长之下,龙白那原本傲视万灵的灵觉与龙躯,几乎完全无法跟随锁定云澈的身影与力量,而它的身上,却被云澈轰开一个又一个漆黑的血洞。

轰!轰!轰!轰!轰——

龙白之躯在空中扭动狂吼,短短百息,在连续爆闪的黑光之中,他的身上已被洞穿了数百个漆黑血洞,黑血弥天倾洒,如暴雨浇淋,触目惊魂。

“啊……啊……殿下……”龙神在惊栗失声。但有了白虹龙神的前车之鉴,他们岂敢出手。

西域神主尽皆心惊魂颤,瞠目欲裂,北域玄者也全部呆若木鸡,恍惚失魂。

龙白……混沌的无上龙皇,竟在云澈手下被凌虐的毫无还手之力!

那当世最强横的龙躯,在他的手下,竟脆如朽木!?

那真的是龙皇?

那真的是云澈?

云澈身影碎散,真身现于龙白的下方,口中发出冰冷的低语:“龙白,你这些年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曦所赐。而这些,你早已不配……而且,必须万倍偿还!”

“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着……谁才有资格成为这片天地的皇!”

他的手臂挥出千丈黑影,轰于龙白之身,将它的万丈龙躯震飞向百里之上的苍穹。

云澈手势一变,周身的黑芒化作赤红的闪电,随着他五指的张开,苍穹之上赤光弥漫,血色的雷光如万千怒龙,咆世轰落。

天道劫雷!

咔嚓!!!!!

雷鸣震世,浩瀚星域,无数生灵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被劈成了两半。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万道劫雷在龙白身上混乱劈落,暴烈的雷光将他的苍白龙躯染成了骇人的血色。

轰雷淹没了惨叫,万丈龙躯被从穹顶之上狠狠轰落大地,周身血肉翻开,赤雷缠绕。

云澈瞳中赤芒消散,青芒闪耀,一股可怕绝伦的风暴将刚刚坠地的龙白狂乱卷起,然后随着云澈手臂的挥落,狠狠的砸下。

轰——

数百道血泉同时喷洒,数十里大地瞬间被龙血染红。

云澈手臂再起,再落,带动着风暴将遍体飙血的龙白凶暴卷起,狠狠砸落。

轰——

轰————

轰——————

……

沧澜神域震荡、再震荡……随着龙白一次次砸落的身躯天翻地覆,天崩地裂。

一代龙皇,如一个浸血的皮球,被以一种无比残暴,更无比耻辱的方式残忍蹂躏着。

他却无法挣脱,无从挣扎,就连愤怒与痛苦的嚎叫,都被风暴和轰鸣无情淹没。

轰!!!!!

大地崩开万里裂痕,整个沧澜界都几乎被震荡成两半。龙白的血躯被反震向遥远的高空……风暴消散,当他以为云澈力竭,噩梦终止时,云澈的瞳孔金芒闪烁,身后骤闪金乌之影。

一道凤鸣弥空震魂,苍穹一瞬间燃起耀金色的炎光。

云澈身影浮空直上,临近躯体倒翻的龙白之时,周身已燃于金色火焰之中,随着他双臂的张开,一个金色的炼狱火海当空爆开,将万丈龙躯完整吞没。

嘶嗷!!!!!

龙白的这声龙吼,痛苦的宛若魔鬼绝望的嘶叫。

云澈欺身而上,狂暴金炎在声声凤鸣中无情爆燃。

炎阳爆裂!

黄金断灭!

炼狱红莲!

黄泉灰烬!

炎阳射线!

火焰交叠火焰,地狱交叠地狱,龙鳞、龙皮、龙血、龙肉……到了后来,就连裸露在外的龙骨,都成为了金炎的燃烧媒介。

龙白身上的金炎越燃越烈,天地之间的金芒也每一息都愈加炽烈。遥远的上空,终于现出九轮金阳。

金乌极炎——九阳天怒!

九阳齐落,在龙白的身上爆开当世最绚丽,亦是最极致的金乌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