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54章 断脊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呃啊啊啊啊!”

龙白一声痛苦的嘶叫,却完全放弃挣脱,瞳中血芒更为狂暴,左臂现出染血的爪影,狂撕向云澈的喉咙。

但左爪尚未临近,云澈已是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之上。

噗轰!

龙白之躯顿时弯折成一个焦黑的虾米,凌空倒飞出去,砸地之后又如皮球般狼狈弹落翻滚数十周。

焚燃精血换来的力量远未散尽,但龙白却是斜瘫在地,眼瞳放大,怔然失魂。

为什么……

我明明都焚燃了精血,却还是不能杀了他……

为…什…么……

假的……这不可能是真的……

是噩梦……对!一切都只是虚假的噩梦!

我为无上的龙皇,而他只是一个才半甲子的魔畜!高天与蝼蚁之别!

只有噩梦之中,才会发生这么荒谬可笑的事!

“龙白,还有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好好的听着。”

云澈缓慢抬步,目光仰起,声音低沉:“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所谓的龙后,只有神曦!”

这句话,让一众西域神主的眼眸在惊疑中震荡,龙白更是猛的抬首,目绽恐怖血芒。

“三十多万年前,你龙白四肢尽废,双目被毁,被丢弃待死,是神曦将你拯救!”

“你的重生,之后的崛起,直到踏天为皇,更成为龙神界历史上的最强龙神。这些全都是神曦所赐!”

“没有神曦,你的残尸早已连一丝骨屑都不会遗下!”

“所谓‘龙后’之名,不过是神曦不愿为世所扰而应允的虚名。这本该是你对她万重恩情一个微不足道的报答,而你却……将之强行裹挟至自己的虚妄!”

“恪……恪恪……”龙白目若恶鬼,死死咬齿。

“龙白,你听着。”云澈脚步越来越近,他与龙白一个傲立,一个瘫地,仿佛只用眼神便将他死死压覆在地:“神曦她从来不是什么狗屁龙后,她只有两个身份,一个是神曦,一个是本魔主的女人!”

砰!

龙牙崩碎,口中溅血。

池妩仸先前之语,以及龙白针对云澈的一系列异状,让西域众神主早有揣测。

即使如此,耳闻云澈之言,他们依旧全部下巴砸地,瞠目结舌。

“龙后”之名,自二十多万年前便存世至今。各大王界的神帝都更换了数代,诸天万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龙皇的钟情美名更是代代相传。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下位界王都往往是后宫无数,妻妾成群。而龙皇为皇一生,始终唯有“龙后”一人。

龙性本淫,这一点万灵皆知。但自有“龙后”之名至今整整二十多万载,他硬是从未与任何其他女人相染甚至相近。

而这一切,居然都只是……龙皇的一厢痴妄!?

而世无不知的“龙后”神曦,竟是和云澈……

传闻之中,云澈只是在玄神大会后,于轮回禁地停留了短短一年而已!

这……

这……????

他们的脑子被震得嗡嗡直响。

“原本,你顶多只是个每日沉浸在白日梦中不愿醒来的癞蛤蟆,可怜到让我都有些同情。没想到,你却是个反噬恩主的疯狗!”

砰!

最后一颗龙齿也被龙白狠狠咬碎,他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暴吼。

“呃啊啊啊啊!!”

对此刻,对无论任何时候的龙白而言,云澈的这些言语,都无疑是世上最残忍的毒刃。比当着他的面灭尽龙神界都要残忍千倍万倍。

空间在膨胀中爆裂,光线暗下,极度的暴怒之中,龙白再次现出他的万丈龙躯。

只是,原本的苍白龙躯变得焦黑一片,纵横穿插着无数道暗色的血沟血纹,气息也变得极尽混乱与狂躁,如一头彻底失心崩魂的疯龙,撕叫着扑向云澈。

嘶啦!

嘶啦!!

轰隆——

龙爪乱舞狂撕,龙吟刺耳锥心,将一切有形无形之物都碎灭成最细微的碎片。

空气中龙血的味道也弥漫的愈加浓郁,腥臭的让人作呕。

但任凭疯龙之力碎空断穹,却连云澈的衣角都无法触碰,外溢的混乱龙威更是无法伤及他一分一毫。

嗷——轰!!

龙咆震天,双爪碎地,澎湃爆发的力量之下,躯体重创,心魂疯癫的龙白一个趔趄,轰然栽落。

而云澈的身影现于龙白后方,长发舞起,身后冰凰之影映现,嘹亮的凤鸣声中,冰凰之力猛然覆下,一环又一环的冰夷封天阵在龙尾上连环凝成,转眼之间,便将庞大龙尾彻底封结于冰寒的蓝光之中。

冰蓝光华转为苍蓝神芒,云澈身后的冰凰之影化做凶暴的天狼之影,他以手为剑,天狼剑威狂暴轰落。

天狼斩!

蛮荒牙!

天星恸!

瞬狱劫!

苍狼爪!

五重天狼剑威之下,被冰封的龙皇之尾崩开万千裂痕……随之忽然崩碎,化做混乱飞散的冰屑寒尘。

却不见一丝龙血。

绝望龙嚎撕天裂地,而云澈的身影已在冰尘之中飞落于龙白的背脊,身上魔光与绯炎闪耀交融,在云澈的双手之上,燃起赤黑色的永劫魔炎。

哧————

永劫魔炎无比轻易的熔穿龙躯,直落龙脊,在龙白痛苦咆哮和阵阵可怕绝伦的烧灼声中,庞大龙脊在魔炎噬灭下快速下陷、再下陷……

短短数息,龙皇之脊,竟被烧灼出一个数丈之深的空洞。

立于空洞之中,云澈手抓龙脊,眼神阴寒,全身力量毫无保留的涌至双臂……

“喝!!”

他一声暴吼,最极限的力量在天地之间带起恐怖绝伦的爆鸣……和断裂之音。

咔!!!!!

万丈龙脊在云澈的手下……被生生撕断。

那一声痛苦的龙吟,凄厉到让天光尽黯,星域瑟缩。

生灵一旦断脊,便注定半废。龙皇亦不例外。

断尾断脊的龙皇气息疯狂逸散,躯体在痛苦中痉挛扭动,凄惨的让人怜悯。

彻底残破的龙躯开始急剧收缩,在混乱席卷的气流中重新化归人形。

龙白歪斜跪地,脊断之下,他已无法直身,无法站起。如一团只能拼命抽搐的烂泥。

沧澜神域落针可闻,云澈徒手撕断的仿佛不是龙白的龙脊,而是所有龙神一脉原本坚不可摧的信念。

云澈从空而落,立于龙白身前,眼神一如先前般冷漠冰寒:“现在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了吗?”

“相较于本魔主,你在神曦眼中,怕是连只臭虫都算不上。你居然愣是做了几十万年的春秋大梦。可笑,可悲,可怜。”

“……呃……恪……”口中的碎齿在龙白的紧咬间深刺满腔,嘴角血流如注。

但这种躯体痛苦,怎及万刃穿魂之万一,

“对了,有件事不妨告诉你。”云澈微微俯身,清晰无比的声音直穿龙白的耳膜:“说起来,当年还是神曦主动勾引的本魔主,毕竟,这个世上能配得上她的人,也唯有本魔主。”

“在轮回禁地的那一天,是一段过于美好的记忆。她的躯体,是世上最奢华的美玉,她的声音,是世间最优美的仙乐……可是,这一切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如你这般忘恩负义,肮脏卑贱之龙,连碰触她衣角的资格都没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

布满血丝的龙瞳在急剧膨胀中险险炸裂,龙白的口中发出似野兽,似妖鬼的怪叫,断脊的上身在晃荡中拼命前扑,似乎想用扎满碎齿的龙口去生撕下云澈的皮肉。

他崩溃了,彻底的崩溃了。

连最后一抹尊严,最后一丝理智……甚至最后一个强行安慰自己的理由都溃灭殆尽。

砰!

云澈一脚飞出,脚底隔着提前爆开的气浪踹在他的脸上,似已不屑去沾染他肮脏不堪的龙血。

疯癫的龙皇像一坨浸血的焦炭般狠狠的飞了出去。这一脚奇重无数,直将他踹出百里之遥。

到了此刻,众龙神或许还心怀深忌。但枯龙尊者已是不得不出手。

灰影一晃,一股浩瀚而温和的龙气已缓住龙白的身形,随之龙一、龙五的干枯身影同时现于龙白身后,枯手按于他的后背。

两股浑厚无比的龙气齐涌之下,将龙白断裂的龙脊强行固合,足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恢复行动能力。

只是,龙白五脏六腑那可怕之极的灼伤,以及精血的重损程度,让他们眉头深皱。

龙一双眸抬起,直视云澈,淡淡低喃:“此子为善,诸多永安。此子为魔……”

“绝不可留!”龙五续言道。

龙二、龙三、龙四的枯影也无声而现。他们的目光、气息,尽皆牢牢锁定于云澈之身。

此刻,灭杀这个可怕到远远超出认知的怪物,便是他们从神隐中苏醒的最大使命!

“终于还是来了。”池妩仸的手上已是魔绫缠绕。

纵然心弦绷起,但她并没有马上发号施令,而是静待云澈的反应。

枯龙尊者的龙气涌入,魂息平抚,龙白残破的龙躯与龙魂得以缓和,崩溃的心魂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与清明。

但,完全无法驱散的,是云澈刚才那比万重地狱加身还要残酷、恶毒无数倍的言语。

他忽然抬臂,发出撕心裂肺的狂吼:“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什么亲手碾杀,什么龙皇尊严……他哪还有什么尊严!

他要云澈死……马上死!以最残忍的方式死!

狂乱的吼叫,狠狠拨动龙神龙君,以及所有西域神主的魂弦。

轰隆!!

猛烈爆发的龙气引发撼地惊雷,包括重伤的苍之龙神和白虹龙神在内,他们蓄憋已久的龙气在极度的愤怒、憋屈、惊惧、狂躁中呈报复式爆发。

连同五大枯龙尊者的龙气,全部死死压覆于云澈之身。

瞬间,阎一、阎二、阎三目绽暴戾凶光,沐玄音冰眸凝现冰凰之影,千叶秉烛手捏梵印……就连那些身负重创的北域神主,也全部凭着意志站起,咬牙催动压榨着血骨中最后的残力。

只需魔主或魔后一声号令,纵然前方就是必陨的深渊,他们也会义无反顾。

因为就在刚才,他们已亲眼目堵了世上最耀眼的光辉……万死无憾。

云澈独战龙白,完胜。

但,纵然能强行压制对方四成之巨的力量,只凭云澈一人,也断然不可能匹敌五大枯龙尊者……何况还有暴怒的七龙神,以及后方阵势庞大到让人绝望的西域神主。

“北域魔主,”龙一缓缓而语:“虽不知你所身负的龙神血脉从何而来,但总算与我龙神一脉深有渊源。”

“你若为善,将为诸世之幸,可惜,你既为魔,注定万死无生。”

龙一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出这番话时,后方一众西域神主脸上都露出了复杂无比的神色,有些更是深深垂首,许久没有抬起。

“善?”云澈低眸冷笑:“凭你们,也配在我面前提这个字?”

“杀……快杀了他!杀了他!!”

龙白发出着更凄烈的嘶叫,如一个被锁链穿刺于炼狱之底无数年的疯鬼。

他已不容许云澈多存世一息一瞬。如今,这世上能让他有些许快意的东西,唯有云澈被彻底撕碎的血肉。

“既注定不容,便无需赘言。”龙三抬手:“更无需任何留手,出手吧。”

一语落下,五大枯龙尊者龙影同时掠出,身后七龙神的龙气紧随而至。

五枯龙,七龙神,竟是真的同时出手,齐攻一人。

这绝对是夸张到惊古骇今,哪怕龙神先祖在世都断不敢相信的奇景。

可想而知,云澈与龙白一战,给他们的心魂之中烙下了何其深重可怕的阴影。

天地狂震,单单卷起的暴风便让一众神主都彻底窒息。

池妩仸双眉紧凝,刚要下令,忽然魔眸一动。

她无法看到云澈的神情,但她的强大魔魂从云澈身上感知到的灵魂波动,除了凶煞……竟是一种深深的蔑然。

如睥蝼蚁的蔑然!

十二股无上龙息卷动的风暴之中,云澈傲然而立,纹丝未动。他缓缓抬手,一道浓郁紫芒从他的手臂飞出,直穿苍穹,唇间发出慑魂的低语:“一群卑贱之龙,也敢在本魔主面前狂肆!”

“给……我……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