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60章 万世垂云(上)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龙白之死,象征着一个时代的彻底落幕。

云澈的后方,众北域玄者已聚于一起,在云澈回身之时,他们屈膝重跪,叩首高喊:“拜见魔主!”

他们大都已经力竭加重伤,全靠劫魔祸天带起的黑暗风暴支撑着,但这声呼喊,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震耳震心。

短短四个字,每一个北域玄者喊出之时,都几乎撕破了喉咙。

后方,残存的梵王、沧澜玄者都跪拜于地,再后方,麒麟、青龙也也惴惴不安中仓惶跪拜。

“……”云澈颔首:“起身吧。”

但,北域玄者却无一人站起。

焚道启抬头,他连续数次呼吸,才艰难发出依旧带着颤抖的声音:“魔主,我们……胜了……对吗?”

“对,我们胜了。”云澈重重点头:“东神域的四王界,宙天血屠,月神崩灭,星神……梵帝已在我魔族翼下,东域众界皆已俯首臣服。”

“南神域的四王界,南溟已被踏灭,沧澜归顺,轩辕、紫微皆已破胆。”

“而最大的阻碍西神域,龙神、螭龙、虺龙、万象四界的所有神主已被屠尽,这四王界,已名存实亡,再无威胁。至于麒麟和青龙……”

短暂的停顿,让众麒麟和青龙全身一寒。

“他们今后是存是亡,皆在本魔王一念之间。”

云澈目扫全场,声音缓下:“当世,已再无力量可以阻挡我们北神域的脚步。”

“从今日,从此刻开始,只要本魔主尚存世一天,普天当世,再无人能无故欺凌、污蔑、歧视我北神域的黑暗玄者!”

“你们,你们的亲人宗族,你们的后世子孙,都将彻底摆脱黑暗的禁锢,昂首于天理与天光之下!接下来的神界,将是属于我们北神域的时代!”

北域玄者们都还远远未能从惨烈的战场和一次次剧变起伏中回魂,脑海之中,弥漫的依旧是暴烈的戾气,翻荡的依旧是浓郁的血雾。

而魔主的宣读,终于让这一切,化作一道道失控涌落的热泪。

绷紧欲断的魂弦松弛,戾气杀气随着强聚许久的玄气无声弥漫,口鼻之中,吸入的仿佛也不再是猩血的气息。

噗通……

失力之下,不少人直接歪倒在地。但马上,他们又连忙跪起,头颅深垂,谦卑的姿态,颤荡的眼眸,深呈的无不是让他们决意死守一生,甚至后世百代的无上敬崇。

焚道启缓缓闭目,重重叩首,字字泣泪:“西神域的强大,远超所有记载,更胜想象。若无魔主,我北神域或将永陷黑暗牢笼,永无翻身之时。”

“魔主之恩,永世不忘,万…世…难…报…”

焚道启头颅垂地,久久没有抬起。身为曾经的焚月帝师,阅历广博之极。此刻,却是根本无法找到任何足以诠释这份恩典和感激的言语。

这场逆命之战,各神域的实力……尤其是西神域的可怕,他们都亲眼目睹。

若无云澈,北神域的悲哀命运又何止是百万年……将是永生永世,直至北域自行崩灭的那一天。

“黑暗玄者”、“魔人”这些字眼,也将永远沦为世人眼中的罪恶异端,刻于他们最基本的认知之中。

焚道启之言重触所有北域玄者心魂,他们全部再次重重叩首,齐声呼喊:

“魔主之恩,永世不忘,万世难报!”

“魔主之恩,永世不忘,万世难报!!”

“魔主之恩,永世不忘,万世难报!!!”

……

明明已极尽虚弱力竭,他们的吼声却是一声重过一声,在沧澜神域的上空久久不散。

后方,麒麟帝缓缓抬头,脸上几分叹然,又有着几分艳羡。

他们的呼声,绝非他平时里最熟悉不过的阿谀或畏怯,而是字字发自肺腑,源于魂底。

救命之恩方终生难报,何况这般对一个浩大神域,千族万灵,又后延万世的彻底拯救。

此时,哪怕云澈的魔令是让他们立刻献祭生命,麒麟帝也万般相信,这些人全部会毫无犹豫和怨念的当场自绝。

而这份深扎骨髓的敬仰与忠诚……同为帝王,麒麟帝也好,青龙帝,都自认永远不可能真正得到。

云澈手指轻动,覆下一个浅薄透明的隔音结界,以免吵醒怀中熟睡的彩脂。另一道气息则是向前方倾覆,压下了所有的呼喊声。

“今日之果,非我一人之功。拯救北神域的,也绝非我一人,而是我们,是你们每一个人!”

云澈轻轻一声叹息,道:“龙白早归,乾坤龙城,枯龙尊者……这些都是始料未及的意外。而我身为魔主,在进入宙天神境前,却未能布下足以应对这些意外的筹备,是我身为魔主的失职。也因此,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

池妩仸魔眸微敛……这些当然不是云澈之错,能预防的意外,从来都不叫意外。龙神界的一系列变动,连她都始料未及,若非那道寄居于宙虚子魂间的魔魂,后果更是难料。

不过,云澈将这些话在此刻说出,却是再合适不过。

没有不需要话术和人心的帝王。

“宙天神境是一个有着独立法则的特殊世界,本难以被外界影响。但如今的宙天珠力量凋残,三年宙天神境只是勉强开启,极不稳定,若受外力冲击,很可能造成宙天神境的崩坏……后果难料。”

云澈目扫四方,瞳中映着染满大地的沉寂魔血:“这些,魔后应该都已告知了你们。也是因为如此,明明有着足够时间逃离的你们,却全部选择留下……十死无生之境,你们不为北域,不为己身,只为我一人。”

这番话,每一个字都带着云澈源自心魂的触动。

他口中的“你们”,不仅是眼前跪地之人,还有那些为守护他的归来而战死之人……只是他们再也听不到这番话,再也看不到已被北神域牢牢抓于手中,他们渴求了一代又一代的明光。

“若非你们拼死为我守到了最后一刻,宙天神境必然崩坏,我轻则被空间乱流卷至未知的空间,重则……或许已经殒命。”

这些话,云澈并未夸张,都是禾菱亲口所述。

“你们的每一分力量,流的每一滴血,他们每一个人的牺牲,都拯救了我,更拯救了北神域。所以,逆转北神域命运,改写北神域历史的,绝非我一人……而是你们所有人。”

云澈离开宙天神境现身之时,龙白的身影已近在咫尺。

因而,他们每一个人用力量与生命为云澈博得的时间,都至关重要,都不可或缺。

“北神域的历史会铭记你们所有人的名字。这是属于你们每一个人的殊荣,以后,也需要你们所有人的共同守护。”

众北域玄者的魔血温暖涌动,热泪盈眶。

云澈说话间,一股黑暗气息涌动,将所有北域玄者的上身带起:“起身吧,相比于感怀,你们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做。”

“整理好我们逝去同族的遗体……直到每一滴魔血。北神域的土地上,必须有一座属于他们的永屹丰碑。”

焚道启为首,再次深拜,老泪纵横道:“谨遵魔主之命。”

北域玄者们散开,循着黑暗气息,走向一具具永寂的遗体。

北域残酷的生存环境,注定着诸多星界之间有着或深或浅的仇怨。而此刻,哪怕面对曾经切齿仇敌的遗躯,他们心中也无半分快意,而是会俯下身来,用最温和的玄气将之包裹,唯恐损伤、遗失分毫。

并肩为北神域的未来血战时,个人之怨,渺若微尘。

云澈转眸,淡淡瞥了一眼沧澜玄者。

十方沧澜界没有背叛,坦白说,他很意外。

这时,苍释天大步向前,扑跪在地,高喊道:“罪人苍释天,叩见魔主!恭贺魔主神威震世,剿灭祸世恶龙,拯救北神域于囚笼,拯救神界万世千秋!此为万灵之福,诸天之幸!”

沧澜海神只剩三人,沧澜神使也只余十五之数。苍释天那激动到简直要哭出来的壮言让他们全部深深垂下了头颅,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云澈斜眸看他:“你居然活到了现在?”

他眼中的苍释天,是个毫无帝王威仪和尊严,随时见风使舵之人,南溟神界被踏灭之时,身为南神域第二神帝,连丁点的抵抗都没有,便直接跪地臣服,还不惜向南万生下狠手来示忠。

也因此逼得轩辕帝和紫微帝不得不黯然俯首。

这样的人,顺风之时,会是个好用的狗腿子。

而一旦逆风,他定会像当初向他投诚一样跪在龙皇面前,同时会为了示忠狠狠背刺北神域一刀。

所以,他在进入宙天神境前,特意告诫池妩仸一定要小心苍释天。

然而,他走出宙天神境时,所面临的何止是逆境,而是只差一步便永堕死境的绝境……苍释天居然依旧站于他们一方。

这和他当初在危难面前不做丝毫抵抗便倒地叩首的行径完全相悖。

他轻瞥了池妩仸一眼,好奇她是用的什么手段将苍释天调教至此……又或者自己错看了苍释天……又或者两者皆有?

“回魔主,释天既为魔主的忠犬,没有魔主的命令,释天不敢死。”

一番丧尊自辱的示忠之言,苍释天愣是喊得掷地有声,傲骨铮铮。

“……”云澈深深皱眉,然后看向池妩仸。

池妩仸也刚好在这时发声,道:“释天神帝当年虽犯下大错,但今日,他确是立下数件大功,至于是否能够抵过……”

她的魔眸轻移,落在了沐玄音身上:“还是要由魔主和吟雪界王来定夺。”

池妩仸话音刚落,沐玄音蓝眸寒光骤闪,一缕冰芒虚空而现,爆射而出,直刺苍释天。

寒气逼魂,苍释天全身汗毛竖起,但却猛然咬牙,一动不动,甚至快速将护身玄气尽数散去。

噗!

丈长的冰刺穿心而过,将苍释天的神帝之躯带起,直飞数里,然后狠狠钉在了地面之上。

砰!!

冰刺爆裂,苍释天再度被远远带飞,狠狠砸落。

沐玄音转身,不再出手,也不再看他一眼。

恐怖的寒气让苍释天的肌肤一片骇人的青紫,他全身哆嗦不止,却是挣扎着爬起,周身玄气涌动,却不是平复伤势,而是一声低吼,在忽然响起的震耳碎骨声中,生生震断了自己的左臂。

他单臂撑地,口中粗喘,垂首道:“当年,我便是以此臂向吟雪界王出手……我愿自断三百年,只求能息魔主和吟雪界王之怒。”

“哼!”沐玄音冷冷道:“你还是留着你的手臂,好好给魔主做事!”

苍释天猛的抬头,喜出望外,深深叩首道:“小王苍释天,谢吟雪界王,谢魔主恩典。”

“……”池妩仸一直冷眼看着苍释天每一个微小的动作,一声低喃:“还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云澈远远盯了苍释天一眼,瞳眸深处的杀意并未散尽。

残存的海神和沧澜神使将伤重的苍释天扶起,眼神各异。

抛开他各种让他们不忍直视的丧尊言行,他们此刻对于苍释天先前的各种癫狂举动,唯有深深的庆幸……以及从未有过的极深钦佩。

这一战,沧澜神域尽毁,海神与神使严重凋零。

但,神遗之器尚在,中下层的沧澜玄者被提早遣散,根基尚有残存。更重要的是。在未来由北神域制定规则的世界里,他十方沧澜界可以拥有一个不低的地位。

而若是先前顺从局势,倒向龙白一方……残灭殆尽的西域四族,便是他们的下场。

但话说回来,若无苍释天的绝地一搏,北神域或许也不是此刻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