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62章 “欺师”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名字的事情,就交给你啦。”水媚音笑着道:“我猜,在北神域的时候,你们应该已经想好云澈哥哥以后的帝号了,对吗?”

“当然。”池妩仸微笑。

水媚音伸手,掌心微闪一抹几乎毫无气息的红芒:“这一战的牺牲和损耗实在太大,目前最需要做的事,便是好好休整一段时间。所以,先暂且解除几个小宫殿的封印,让他们这段时间都好好的休息疗愈。”

说话间,乾坤龙城最前方的六个宫殿,其上忽然现出道道赤纹,赤纹在闪烁中缓慢流转,然后逐渐变得稀薄,直至完全淡化消失。

水媚音手儿放下,很轻的吐了一口气。

“……”池妩仸一直默默看着水媚音的举动,忽然道:“我有很多事想要问你。不过,你应该并不会告诉我,对吗?”

“嘻嘻!”水媚音展颜而笑:“还是云澈哥哥告诉你比较好……在他认为比较合适的时机。”

“我先去照顾姐姐啦!”

池妩仸的视线一直跟随水媚音远去,随之回眸看向乾坤龙城之上那几个被轻易解开封印的神殿,再回想云澈那极不正常的变化,若有所思。

水媚音说的无错,北域玄者太需要喘息和休整……无论是躯体上,还是精神上。

由麒麟界与青龙界分守北方和西方,预防可能的意外。伤重的北域玄者都被转移至乾坤龙城。

云澈抱着彩脂,进入乾坤龙城的宫殿之中。

这里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寝宫,里面的装饰远比外面看上去的要奢华的多,气息古朴而静谧,不见损伤,更不见一丝的灰尘。

但云澈根本来不及细观,他将彩脂放在最前的一张玉榻之上,一手按在她的右臂,一手点在她的胸口,生命神迹凝心运转。

光明玄力下,彩脂不算太重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恢复着。

彩脂的呼吸越来越平稳,脸儿也逐渐的恢复了血色。

光明玄光消散,云澈微舒一口气。支撑了那么久的玄罡龙神,他的玄力和魂力损耗都相当之大,此刻完全放松下来,大脑已不断泛动着轻微的晕眩感。

这时他忽有所感,猛的回身,对上了一双莹蓝如梦的冰眸。

“看来她已经没事了。”沐玄音道。神态、眸光,依旧那般清冷漠然,如亘古凝寒的绝美冰华。

彩脂很早便知晓沐玄音尚在世间,比池妩仸还要早。两人也一起早早到来了南神域,为云澈平了南溟神界,并绝了南万生这个后患。

“好好照看她吧。”沐玄音转身准备离开。

“玄音!”

耳边一声轻唤,温气扑来,她已经被一双手臂从后方抱住……抱的很紧很紧。

“……”沐玄音全身一紧,唇音刚要下意识的溢出,云澈的身体已完全贴上,剧烈的心跳、温热的气息,清晰无比的传至她的心间。

她闭上眼睛,没有挣扎……上一次,他紧紧的抱住她时,却是生死之隔。

许久,她的耳边,才终于传来云澈的低喃声:“是……是冰凰的……涅槃吗?”

“是。”沐玄音轻声回答:“我在冥寒天池醒来后,涅槃之力中所留下的冰凰记忆告诉了我一切。”

“果然如此。”云澈轻声道,他却没有露出庆幸和失而复得的微笑,手臂不自觉抱得更紧,心中唯有深深的后怕。

如果不是冰凰和凤凰一样拥有涅槃神力……

如果不是冰凰神灵因为愧疚,将最后的力量留给了沐玄音……

那么,他将真的彻底失去她……永永远远的失去。

他手臂伸出,按在沐玄音的玉肩上,将她轻轻扳过,直视着她的眼睛。

“……”沐玄音的唇瓣动了动。

“玄音,”直视着她的冰眸,云澈一字一字道:“以后,你永远都不会再离开我了,对吗?”

他不再称她师尊,也绝不再是面对师尊时的眼神,炽烈、温软、眷恋的如此近在咫尺。

眸光惊乱,心绪更是在混乱中懵然……她的守心能力可以强大到长久的完美隐匿后瞬杀绯灭龙神,但眼前,却是她从未面临过的画面,魂乱到所有心防仿佛一瞬崩溃。

她猛的别过眸光,避开和此刻的云澈对视……以前,明明只会是云澈在她的冷视下仓惶垂目。

“不……”云澈缓缓摇头,似自语,似倾诉:“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你,而是问我自己。”

“当年,因为我的弱小,因为我的天真愚蠢,只差那么一点点,我就……”

轻轻吸了一口气,他的视线,始终不愿意离开沐玄音的眼睛……以前,他总是不敢看她的眼睛,怕看到责备,怕看到冰冷的失望。

直到蓝极星外,她在他怀中玉陨时,那凄离的眸光美过万千星辰,却从此永堕梦中,让他这些年间无尽渴望,却再无法碰触。

如今,他岂会再胆怯,岂会再放手。

“很快,我便会是这天下之主!让这世上,再没有人,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说完,他忽然向前,嘴唇紧触在了沐玄音的唇瓣之上。

“……”沐玄音冰眸放大,惊乱之中,一股巨力忽然袭来,她已被云澈轻缓而强硬的压在了身下。

“你!”沐玄音下意识的挣扎,但她的力量刚在惊慌间涌起,便已云澈无比霸道的压下。

“别想逃。”云澈身躯压下:“我要好好找回我失去你的这些年,更要……弥补我当年的错误!”

在沐玄音面前,他完完全全失去了当年了样子……实则,他对于“师尊”的敬畏犹在。

而就是这种敬畏感的存在,促使他必须以最直接粗暴的方式将之克服、抹灭。

当年,就是因为这种可恶的敬畏和胆怯,让他险些没有了后悔的机会。

“不……不要。”不知为什么,她的挣扎之力格外的混乱和孱弱,就连唇间的声音,也莫名多了几分如池妩仸那般的酥软:“他们……都在外面……你是魔主……不能……”

云澈一挥手,一个黑暗结界封死在宫殿门口,凌然道:“我看他们谁敢靠近!”

云澈此番已是彻底的“欺师”,无论沐玄音如何挣扎,他都会强横压下,不让她有须臾摆脱:“玄音,你记着,我已不是你的弟子。我更要让你知道,你再也不是我的师尊……所以,我可以不听你的话,更不会再允许你逃开我半步!”

“还有彩脂……唔!”

云澈再一挥手,又一层寒冰结界形成,将他们的身影和声音牢牢隔绝其中。

寒冰结界刚刚形成,玉榻上的彩脂唇间发出一声轻吟,然后幽幽睁开了雾气朦朦的眼眸。

宫殿之外,池妩仸的身姿缓缓而近。看到殿门前的黑暗结界,她微微一怔,随之魔魂轻触,唇间顿时倾起一抹暧昧的浅笑。

她以魔魂传音道:“众界听令,魔主精神有所折损,需稍做静养。十二个时辰内,不得擅扰。”

传音之后,她并未就此离开。

没过太久,她便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千叶影儿明明气息虚浮,却匆匆赶来的身影。

“他怎么了?”千叶影儿深深蹙眉:“为什么会忽然需要这么久的静养?他先前难道都是在硬撑?”

以云澈那超越认知的恢复能力,十二个时辰的修养绝对是“极长”,说明他的损耗远远超出预想。

————

【啊……蚌埠住了,今天就做一次2K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