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63章 不能说的秘密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北神域休整之时,神界已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动荡之中。

尤其是西神域,几乎是天翻地覆。

龙皇强令调动西域六王界所有神主,以乾坤龙城跳跃空间,横压北神域驻地。这个消息传开时,所有神界玄者都为之激动振奋。

而龙白下令等待云澈的那六个时辰,北神域阵势被完全碾压的消息也毫无疑问的传开。那时,几乎所有人都确信,龙皇归来后雷霆如电,又狠绝之极的出手,必将一战将北神域就此湮灭。

双方之战,大半个南神域都在颤抖,数不清的南域玄者全程竭力溃逃。而当一切休止,传出的消息,却几乎将所有人的心脏震骇到崩裂。

西域崩,龙百死,龙神、帝螭、虺龙、万象四界所有神主全部葬灭……包括所有龙神龙君……全部!

唯余麒麟和青龙两界。

这个消息传来时,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便是不信……一个字都无法相信。唯有青龙界与麒麟界之人,他们在接到横跨神域的传音之后,在太过可怕的现实面前,久久的天旋地转。

————

乾坤龙城。

结界消散,云澈分外舒爽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一眼看到正坐在玉榻前,脸儿漠然看着他的彩脂。

他的淫笑顿时定格在脸上,嘴角连抽好几次,才颇为艰难的溢出干涉的声音:“彩彩彩……彩脂你醒了?”

“我已经醒了三个时辰。”彩脂冷冷道……这期间,她甚至都已围着乾坤龙城兜了三圈。

“~!@#¥%……”沐玄音转身,微闪的冰华快速散去着身上的奇异味道,身影已瞬间消逝,快到云澈都来不及反应。

云澈一时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就在几个时辰前还神威无双,将强大龙神界葬入深渊的北域魔主,此刻却是面部充血,头皮发麻,恨不能把自己切成两半。

“当着自己正式妻子的面,和其他女人纵淫,”彩脂奶白的脸儿僵冷的看不到一丝神情:“这就是你先前向我,还有向我姐姐承诺的,会好好待我?”

“姐姐”二字从彩脂唇间吐出,让云澈瞬间僵在那里,之前想好的哄慰之言顿时一个字都无法说出。

“彩脂,我……”

他刚要说什么,耳边忽然传来“噗嗤”之声,他不敢相信的抬头,竟看到彩脂粉唇半抿,弯眉而笑……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如精灵般娇俏纯美,又如小恶魔般诡计多端的“小茉莉”。

“哼,明明都成魔主了,还是这么惊不起吓,嘻嘻。”彩脂晃着脑袋,两只玲珑小脚也在榻前前后晃荡,和方才的姿态完全判若两人,她微翘着唇道:“如果是其他乱七八糟的女人,我一定会生气,尤其是千叶那个恶女人,我一个月都不会再理你。”

“但只有玄音姐姐,我一点都不会生气。如果不是她,当年就……”

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向云澈伸手:“姐夫,你过来。”

彩脂醒来后的样子发生了相当之大的变化。显然,她已经知道她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也或许因此,她释下了心中一直以来强加给自己的沉重枷锁。

云澈走过去,坐在她的身侧,爱怜的道:“彩脂,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彩脂没有回答,她螓首移过,轻轻的靠在了云澈的身前,然后闭上眼眸……许久,她才轻轻说道:“姐夫,一切都结束了,对吗?”

“对,一切都结束了。”云澈道:“龙白死了,所有该死的人基本都死了,只有宙虚子,我留下了他的命。因此让他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过便宜他。”

“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可以威胁到我们的存在。未来世界的规则,也将由我们来定。”

“嗯。”彩脂轻轻应声,然后,忽然一声轻喃:“为什么这一切……偏偏只有姐姐看不到……为什么……偏偏只有姐姐……”

轻语如梦,字字碎心。

云澈伸手抱过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蓝极星完好,他的故土,所有的亲人红颜都在,他成功复仇,北神域成功逆命,就连他以为已经永远失去的沐玄音,都重新归于他的生命之中。

唯有茉莉……

他哪怕将宙虚子折磨千年万载,也永远无法再寻回他的茉莉。

————

沐玄音刚一离开寝殿,便看到一直守在这里的池妩仸。

“搞了几次?”池妩仸笑吟吟的问。

“……”沐玄音现在很想打人。

若非她的万年冰颜,此刻怕是早已酥红一片。这辈子,都从未如此狼狈过。

短短三个时辰,云澈在她身上将霸道、蛮横、不敬、亵渎……到了后面甚至几近粗暴和蹂躏。否则是在用这种最放肆、最极端的方式告诉她,更告诉自己,他已彻底不再是她的弟子。

无法承受池妩仸此时的眸光,沐玄音冰影掠动,但未逃离很远,她又忽然停下,雪手一挥,在两人周围,布下了一道浅蓝色的隔音结界。

“龙白那里,你看到了什么?”沐玄音冰眉蹙起,低声问道。

池妩仸的笑意顿时收敛。

她素手扬起,在沐玄音所施的隔音结界之内,再筑一层隔音结界,并在结界之上缠绕上了涅轮魔魂。

双层结界加涅轮魔魂,哪怕魂力强如云澈和水媚音,也别想侵入。

池妩仸玉唇微动,用很轻的声音道:“神曦死时,腹中……有着她和云澈的孩子。”

“……”沐玄音蓦地回身,冰颜剧变:“你说……什么!?”

“云澈当年离开轮回禁地时,显然并不知道神曦腹中已有了他的孩子。”池妩仸用最轻缓的声音道:“神曦知道龙白对她的畸情,所以一直隐下着这个孩子的存在,始终没有让他出生。”

“不过,这却也间接说明了一件事。”池妩仸继续道:“神曦对于云澈,似乎并不单纯是某种利用,而是有了或深或浅的感情。否则,也不会甘心冒着那么巨大的危险,将他们的孩子留下……而且,还对那个孩子倾注了极深的感情。”

神曦失去腹中孩子后呼喊的话语,发下的毒誓,让池妩仸无法不为之深深动容。

只是那些话太过残忍和撕心裂肺,她并不会说予沐玄音。

沐玄音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自言自语道:“难怪……难怪……”

龙白杀了神曦,任谁听闻,都定会无法相信。因为神域诸界,谁不知龙白对“龙后”痴心数十万载。哪怕再怎么愤怒,也断不至于骤下杀手。

原来,那个孩子,才是压倒龙白理智,让他彻底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男孩,还是女孩?”沐玄音问道,十指在收拢,心脏亦在抽痛中揪紧。

“不知。”池妩仸道:“在龙白记忆里,神曦喊那个孩子为‘希儿’。就名字而言,更大的可能是女孩。”

说这些话时,池妩仸的眼前晃过云澈手捧着女儿送他的琉音石,凄伤到裂心的画面,胸腔顿时一阵久久的窒息。

可想而知,云澈若是知道了这件事……

“真的……死了吗?”沐玄音再问。

“那一掌,龙白打在了神曦的腹部……全力。”池妩仸一声轻叹。

她所攫取的记忆,是龙白死前半个时辰意识中所流转的画面。这些画面因龙白的灵魂溃散而大半残缺,但足以窥见轮廓。

“……”沐玄音闭眸,久久无言。

“不过,”池妩仸月眉微倾,低语道:“龙白最后的记忆碎片中,并没有神曦死去的画面。他所有对神曦出手的画面,就只有那一掌……而忆及那一掌时,他灵魂中伴随的,是极重的悔恨与痛苦。”

“悔恨?痛苦?”沐玄音声音幽寒:“他也配!?”

语落,她声音忽转:“你是说,神曦有可能还活着?”

池妩仸却是摇头:“我不确定。这几个时辰,我凝心整理了数遍来自龙白的所有记忆碎片,发现了一件有些奇异的事。”

沐玄音:“?”

“他临死前,最后的意念不是对云澈的恨,而是对神曦的渴望。”池妩仸神色有些复杂。

龙白死前的半个时辰,面对的是北神域与西神域的惨烈之战,他被云澈横压残虐之战,以及北神域反屠西神域……

而这般环境之下,任谁都不可能分心他顾才对。

而龙白的意识,竟一大半都是神曦!

尤其是他和云澈交手之时,心魂中翻动的,全部都是向神曦证明自己的癫狂意念。

他对于神曦的痴恋,完全到了一种极端病态……极端到他人或许都无法理解的地步。

“不过,那种渴望,却并不是死后在另一个世界找到神曦的渴望,而是……”池妩仸微一停顿,再次思索一番后,道:“而是渴望着神曦能够再次现身拯救他。”

沐玄音道:“也就是说,神曦很可能并没有……”

“不要过于乐观。”池妩仸再次摇头:“神曦的身上,有着特殊的光明玄力。在云澈之前,那是当世独属于她的力量。”

“龙白与她相识数十万载,对她的气息一直极其熟悉了解。如果她还在世,以她特殊的光明气息,以及龙神界的庞大力量,这么多年,龙白没有理由找不到她。”

这个无从反驳的理由,让沐玄音眸中的冰芒顿时一黯。

“龙白最后的灵魂画面,或许是他杀了神曦之后,无法相信、原谅和接受自己做下的这个事实,因而给自己打下了灵魂暗示,告诉自己神曦只是消失了,如此,他的痛苦和悔恨可以减轻许多,更可以原谅自己。”

“也或者……神曦真的没死,而是隐于某个龙神界也找不到她的地方。”

“只是……”她看向沐玄音:“这个希望,可以给他吗?”

“不能。”无需任何思索,沐玄音直接摇头。

经历了当年那彻骨焚魂的痛苦以及这些年的黑暗深渊,云澈已是接受了神曦已死的事实。

若是此时再给予他这样的希望……换来的,很可能是再度失望的剧痛。

而若是神曦真的没死,那她某一天再次现身时,带来的,无疑会是宛若奇迹的天大惊喜。

“孩子的事,更不要告诉他。”沐玄音转回身去,看着远方:“这些年,他已承受了太多太多,接下来的时间,我只希望他可以纵情人生,再无忧虑,哪怕他就此贪欲享乐,荒废己生,甚至成为一个暴君都好。绝不能,再在他的灵魂之上,钻开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空洞。”

在她的眼中,这个世界已亏欠云澈太多太多,再怎么弥补、赎罪都不为过。

哪怕云澈当真就此将神界变成灾厄的地狱,她都不会阻止。

毕竟,她和云澈身边的其他人有着一个很大的不同点……

她曾真正死过。

池妩仸深深颔首:“这件事,只有我们二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