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66章 苍姝姀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苍释天之言,让众人无不是脸色怪异,嘴角抽搐。

“哼,”池妩仸声音陡然冷下:“释天神帝,装蠢归装蠢,但若是辱及魔主声名,那可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苍释天迅速单膝跪地,郑重道:“释天不敢。只是十方沧澜界这边……还请魔主魔后明示。”

云澈的目光转过……池妩仸究竟要对十方沧澜界做什么,连他也并不知晓。池妩仸先前私下里没有对他明说,显然是不想他当面拒绝。

而这时,他双目忽然一凝,看向东南方。

一股庞大的气息卷动着风云,正快速的向这边临近。

不到一百个人,但每一个竟都是神主气息,更有着两神帝牵首。毫无疑问,这是一股足以横行任何次元的恐怖力量。

但这股异常强大的浩荡气息却明显带着深重的匆忙与慌乱,越是临近,这股慌乱气息便越是浓郁,仿佛是在奔赴向未知生死的黑暗深渊。

轩辕界,紫微界。

虽然已一天过去,但过于浓郁的龙血依旧熏心刺骨。那被随意堆积在一起的龙神残尸,以及被高高悬起的龙皇头颅,更是惊得他们险些腑脏崩裂,御空的双腿疯狂的打着摆子,无法休止。

噗通!

隔着遥远的距离,为首的轩辕帝与紫微帝便坠空重跪在地,竭声嚎道:“轩辕(紫微)救援来迟,请魔主魔后赎罪……万幸魔主魔后神威蔽世,安然无恙,更踏灭西域诸界,斩灭祸……祸世妖龙,从此诸天万界,将尽在魔主魔后指间,此威必将撼世千古,覆天永恒!”

请罪、赞颂。表忠……只是这双帝之音中,都带着越来越剧烈的颤抖。

就在他们膝盖前方不到三里之处,高悬着龙白的头颅。

后方,轩辕、紫微两界的神遗者与神主长老也齐刷刷的跪了一地,无一敢呈现平日里的傲姿。

龙神界在内,西域四王界的神主全部葬灭……这个消息,可怕到了让他们一个字都不敢去相信。

池妩仸魔眸幽转,冷寒的眸光从他们身上缓缓扫过:“你们来的,还真是时候。”

轩辕帝与紫微帝同时瞳孔放大,周身骨肉收缩。轩辕帝头颅深垂,上身几乎贴到了地上:“龙皇……哦不,西域妖龙的行动实在太过突然,我等接到消息后,已是全力备战,全速赶至。不曾想魔主魔后神威至此,只用了短短一日便已踏灭妖龙。”

紫微帝也仓惶道:“南溟崩灭之日,我等便已甘愿投身魔主麾下。忠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但……但此番终究救援来迟,我等做事不利,无颜辩解,甘受魔主责罚。”

两大神帝屈膝俯地,声泪俱下,哪还有丁点的帝王姿仪……他们的后方,一个个神遗者与长老深垂的面孔上无不是动荡着复杂之极的神色。

先前,两神帝的俯首皆是被迫之下的权宜之策。但如今局面已是全然不同。先前的屈辱,到了此刻反而成为了万幸的抉择。

北域与西域之战,他们选择隔岸观火,未助云澈,亦未助龙白。如此,云澈纵然降罪,也不至于是灭顶重罪。

“魔主,”池妩仸问道:“他们该如何处置?”

云澈斜眉,冷冷道:“有用则留,无用则死!”

“有用!有用!!”云澈之言让两神帝如遭电击,争先出声:“轩辕界上下,愿任凭魔主驱使,纵万死无生,亦无怨无悔!”

“紫微一脉,愿为魔主献上万世忠诚!”

“轩辕,紫微,你们听着。”池妩仸淡淡开口,第一个字从她唇间溢出之时,两帝的声音便死死止住:“我给你们五个月的时间,在继续剿灭南溟余孽的同时,让南神域所有上位星界的界王,于五个月之内,主动来到魔主膝前宣誓效忠。”

轩辕帝和紫微帝抬头,脸上剧烈动容。

“五个月内若是做到,你们可以完好的留存。若做不到……哼,无用的有罪之人,实在没有理由留下来呢,”

五个月……南域所有上位星界……轩辕帝和紫微帝心中发苦,头皮发麻,但他们不敢有半句讨价还价,只得乖乖应下:“小王领命,此事,吾等定全力以赴。”

“哦对了。”池妩仸继续说道:“若是遇到难啃的骨头,也不必浪费太多时间,直接敲碎即可。”

“不过,你们要记住,魔主曾拯救诸世,却为诸世所叛,如今帝临天下,本可降万罪以泄恨,却选择以慈博之心还天下以安平。而某些蠢人,某些星界却冥顽不灵,非但没有感恩之心,还想逆天命所归而作乱,你们看不过去,更为了维护南域安平,所以选择出手制裁,绝非魔主的授意,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轩辕帝和紫微帝连连点头,心里却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不听话的可以强行碾杀……如此,反而轻松了许多。

“这是魔主恩赐给你们的机会,你们最好不要搞砸了。”

说完,池妩仸不再看他们一眼,转向苍释天。

“苍释天,本后得魔主授意,封你为‘维序者’统领,直属魔主与本后御下,专职扫平那些祸乱当世的逆序者。”

“维序者”三个字狠狠刺动了苍释天的神经,他瞬间明白了这是怎样一个身份,全身血液几乎是爆裂般的翻腾荡动,脸上更是表露出深深的激动之色,大拜道:“释天万谢魔主魔后恩赐!释天必定竭尽余生,为魔主魔后维天下之序,平尽一切不该存在的魑魅魍魉!”

依旧跪地未起的轩辕帝和紫微帝心中又是震惊,又是艳羡妒忌。

直属魔主魔后御下,以及让人细思极恐的“维序者”三字……苍释天这几乎是等同于拥有了魔主魔后之下,却隐隐凌驾于诸域万界,甚至王界神帝之上的权威。

池妩仸道:“半年后的封帝大典,会予以正式封赏,到时,维序者的队伍,也会初成规模。苍释天,魔主不但免了你先前之罪,还对你重用至此,你可千万不要让魔主失望,”

“是。”苍释天激动应声,然后请示道:“既要尽心为魔主魔后维天下之序,十方沧澜界这边势必无瑕顾及。这继任神帝之人……不知魔主魔后有何安排?”

与聪明人说话着实省心,让池妩仸免去了任何铺垫赘言,直接道:“一个月内,将你的沧澜神帝之位,继予你的王妹——苍姝姀。”

“……!?”这个名字,让苍释天目光剧动。

千叶影儿亦瞬间皱眉:她!?

苍释天自然的垂首,将眼瞳中的震荡以最快的速度抹去,声音平静道:“魔主魔后如此赏识舍妹姝姀,是舍妹之天幸。只是,魔主魔后或有所不知,姝姀从小体弱多病,不但玄道孱弱,还涉世极浅,尤其她无法与沧澜神力契合,或为释天诸多兄弟姐妹,乃至儿孙中最不适合继任神帝之人。”

池妩仸淡淡而笑:“本后说她合适,她便合适。你只需交出帝位,无需交予沧澜神珠,她所承的,只是虚名,实帝依旧为你苍释天,因而她能力强弱与否,并不重要。”

“至于沧澜神力,你更无需担心。魔主自会让她与之契合,不会让十方沧澜界的历史上出现一个没有沧澜神力的神帝。而这对苍姝姀而言,也是一种莫大的成全与恩赐,不是么。”

“原来如此。”苍释天俯首拜下:“释天谨遵魔主魔后之命,一个月内,释天会将沧澜神帝之位传予姝姀,并代姝姀,感谢魔主魔后盛恩。”

他头颅垂下,无人可以看到,相比于他声音的激动,他的眼瞳却是混乱的胀缩着,牙齿也在轻微的打颤。

“之后该做什么,还要本后教么?”池妩仸轻笑道。

苍释天马上道:“姝姀继位后,会在合适的时机,宣布嫁予魔主为妃,十方沧澜界也一并归入魔主御下。”

“很好。”池妩仸缓缓颔首:“不枉魔主如此看重你。”

苍释天刹那失控的表情管理,以及千叶影儿的异常反应,云澈都尽收眼底。他向千叶影儿传音道:“苍姝姀这个人,有何特殊之处?”

千叶影儿看他一眼,道:“简单而言,那是苍释天极力想要让外人遗忘的沧澜之女,连我都几乎忘记了她的存在,没想到她居然还活着……还被池妩仸给挖了出来。”

“嗯?”云澈皱了皱眉:“到底是谁?”

千叶影儿道:“你觉得,以苍释天的性情,会是甘愿成为沧澜神帝的人吗?”

云澈想了一想,道:“就目前所见而言,他与神帝二字,全不契合。”

神帝既象征无上的地位与权力,同时又是一种束缚。其一言一行,乃至任何姿仪,都代表着一方王界,乃至一方神域。

而以苍释天的性情,束缚,是他最不能容的东西。

“没错。而据千叶梵天所言,苍释天的帝位并非被动继承,而是以狠绝的手段强势取得,而他不择手段成为沧澜之帝的原因,便是苍姝姀。”

“为何?”云澈问道。他在神界这些年,从未听到任何人提起过苍姝姀这个名字。

千叶影儿理了理那来自千叶梵天,已有些模糊的记忆,道:“苍释天为沧澜先帝的侧妾所生,母子二人地位并不高,但苍释天不但从小便展现出极其惊人的天赋,更在千岁之时,触发了沧澜神珠的共鸣。”

“也因此,得其长兄所忌,恐苍释天威胁到到他沧澜太子之位,在其继承沧澜神力前,向其骤下杀手……却被其母所阻,其母因此身受重创,且当时有孕在身,在艰难生下一女后便撒手人寰。临终前,其母没有将这女儿托付给情感寡薄的沧澜神帝,而是托付给了苍释天。”

“据说,便是在那之后,他自更名为‘释天’”。千叶影儿唇角动了一动:“说起来有些可笑,苍姝姀这个名字,也是苍释天给起的。”

自名“释天”之人,却给自己的胞妹取名“姝姀”,的确可笑。

“就是为了完成母亲的托付?”云澈颇有些难以接受。苍释天这状若疯狗,恨不能将一切规则礼法碾于脚下的人,居然会是个极重血亲之人?

千叶影儿继续道:“因在腹中被严重伤及,苍姝姀从出生便恶疾缠身,极是虚弱,若非当时已成海神的苍释天庇护,她怕是都活不过百年。”

“但,这个病公主却偏偏长了副好皮囊。”千叶影儿鼻间淡淡哼气:“据说那色中恶鬼南万生一次偶然窥见后,在之后的三年里,几乎是不要脸皮的接连踏足十方沧澜界二十余次,随之便传出了沧澜神帝欲将苍姝姀嫁于南万生为后的传闻。”

“为后!?”云澈眼眉剧动,为妃和为后,这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而且,那可是南神域第一王界。

三年踏足二十余次,这癫狂程度,简直堪比他近千年追求千叶影儿之时。

“没错。”千叶影儿道:“可想而知南万生对苍姝姀痴狂到何种程度。而这个传闻传开短短两月之后,沧澜界便陡生异变,苍释天不知用何手段,竟从沧澜神帝手中夺过了沧澜神珠,并迫其退下帝位,传位自己。”

“苍释天封帝之后,宣布苍姝姀病重垂危,需长久疗养……之后,世间便几乎再无关于苍姝姀的任何传闻,也似乎再无人见过她,就连南万生到访沧澜,也从未能再见过一次。”

“再到后来,沧澜界尽被苍释天控于手中。而苍姝姀之名也逐渐被遗忘,偶有传闻,也是她早已病逝。”

“说起来……”千叶影儿金眸半眯,盯视着池妩仸:“连我都从未见过苍姝姀,更几乎要忘记了这个名字。她是从哪里知道的……而且还确信她尚在沧澜。”

“搞不好,她这次,是真的扼住了苍释天的软肋……且可能是唯一的软肋。”千叶影儿眸间幽光颤荡:“这女人,真是可怕到让人切齿。”

她甚至怀疑,池妩仸是不是早已暗中给苍释天劫了魂。

“魔主,魔后,那我们何去?”焚道启踏前道。

池妩仸转眸,一声幽叹:“回北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