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厄夜未央 第1867章 黑暗尘埃_逆天邪神小说-逆天邪神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 www.nitianxieshen.org,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浩渺烟尘无声缓落于沧澜神域。

本极力保持着魔血的沸腾,准备镇压西神域的北域玄者逐渐散去了周身的战意和戾气。显然,池妩仸的决策都是在避战。她已不想再看到这些北神域的核心力量再有任何的损伤。

但避战的同时,那只横压向整个神界的黑暗之手非但没有舒缓,反而愈加的沉重。

驭人和杀人,显然,她更擅长前者。

那些或主动,或被迫归降的西域、南域王界,每一个人的价值都被她以不同的方式压榨到极致,同时又死死的控于掌心。

沧澜神域周边,已停驻着一艘艘战后折返的沧澜玄舰,包括载着一众沧澜直系血脉,最先退离的沧海怒鲨也已返回。

池妩仸所提及的苍姝姀,便在其中。但她始终未有现身,云澈对其也毫无兴致,并未让苍释天将其喊出瞥上一眼。

一艘艘黑暗玄舟也已落于神域中心,一众黑暗玄者带着遍体的鲜血、伤痕以及注定为世铭记的功勋和族人的尸骨,即将暂返北域。

但用不了太久,他们便会带着更多族人归来。毕竟,云澈的封帝大典,他们岂能缺席。

“西域青龙,南域姝姀,一个没有丝毫情感基础,甚至从未见过的人却可以一言强纳为妃,这便是帝王。”

池妩仸与云澈并肩而立,缓缓而语:“无论生物死物,只要有足够的理由或价值,便可强取之,无人可违。”

“我要的,只是这样一个身份。”云澈面无波澜:“至于之后的事……”

“大事你来,小事我来,如何?”池妩仸媚然一笑……实则,龙白已死,四域皆妃,这世上,哪还有非云澈出手不可的大事。

“……让你劳心受累了。”云澈颇为愧疚的道。而普天之下,除了池妩仸,也再找不到第二个可如此放心托付之人。

池妩仸媚眸一弯,绽樱似的唇瓣抿起一个撩心之极的弧线,“魔主这话,可折煞妾身了呢。一个成功的帝王,最擅的便是驭人之道。而妾身,不就是魔主所驭之人么?”

“……”云澈直视着池妩仸的眼眸,眼前一阵迷离的恍惚,几乎是不自觉的伸手,触碰向她的脸颊。

这时,殿外忽然传来婳锦的声音:“主人,苍释天求见。”

云澈的手掌定格半空,又马上随着转过的身姿负于身后:“我出去看看。”

走下乾坤龙城,踱步于黑暗玄者之间,每一个黑暗玄者都隔着很远便久行跪礼。将来正式成为神界之帝后,他无法预料诸域玄者内心都如何看他,但至少北神域这边,将给予他超越信仰的忠诚……而且或许会延续千秋万代。

“道启。”他唤了一声。

焚道启的身影很快临近,躬身道:“魔主有何吩咐。”

云澈抬手,一枚闪烁着幽暗黑光的勾玉现出,在焚道启颤荡的瞳眸中,浮在了他的身前。

“这焚月魔琼玉,是时候还给焚月了。”云澈凝目道:“焚月核心凋零至此,重振的重担,便要落在你的肩上了。”

焚道启伸手,无比激动,更无比小心的捧起这焚月的传承核心,他怔然许久,重跪在地,颤声道:“道启瞑目之前,定会让魔主重新看到一个完整的焚月。”

“完美的焚月神力继承者,可遇不可求。如今的焚月,不适合这种太过长久与不确定的等待。寻一些焚月血脉足够精纯,天资足够上乘者,我自会让他们的躯体与焚月神力达成契合。”

“至于其他,皆要看你们的努力……还有焚月自己的造化。”

焚道启激动之色倍增,重重叩首:“焚月……谢魔主恩典!谢魔主恩典!”

“去吧。”

焚道启退身离开,老泪纵横。

“阎舞。”云澈再唤一声。

在云澈施以光明玄力后,短短几日,阎舞的外伤已毫无痕迹,内伤也愈了六成。随着阎天枭的逝去,她仿佛一下子成长了许多。

“魔主。”她立于云澈身前,螓首恭敬垂下。

云澈将手掌缓缓伸至阎舞身前,掌心,是一块只有半个小指指甲大小的漆黑碎玉。

短暂疑惑,随之阎舞忽然如遭电击,双手猛的掩唇,本已敛尽悲伤,深凝坚毅的双瞳几乎瞬间弥散泪光。

“我找了数日,也只找到了这个。”云澈缓声道:“上面,还残存着少许他的气息。我本想留在身边,以作缅怀,但……它更应该属于你。”

这块细小的碎玉,来自阎天枭腰间的漆黑玉扣。

阎天枭焚身焚魂,死时化作飞散的灰黑烟尘,随之连烟尘也被暴怒的白虹龙神轰散,未能留下寸血寸骨。

而这枚碎玉,是他最后的遗留。

阎舞伸手捧过,按于心口,久久无声。

这些天,她在战场疯狂找寻,却连一丝衣角都无法找到……而这枚生前伴随父亲多年,上面依旧残留着父亲气息的碎玉,给了她太过重要的寄托与安慰。

“如今的阎魔界,无疑是有史以来最凋零之时,如此重担却压覆在你一个女子之身,对你而言的确过于残酷。但除你之外……”

“魔主放心。”阎魔抬首,眸中泪雾已尽皆散去:“我不会让任何人,看轻阎天枭之女!”

“……嗯。”云澈轻轻颔首,伸手按住了阎舞肩膀上,入手却是一片让人心怜的娇弱。

阎舞之后,是祸天星。

“祸荒界王,你归去之后,亲手将天牧一父子他们的尸身交予皇天界,并于皇天一脉的小辈之中,择选至少三十资质上乘者,我会亲自予以栽培。”

…………

乾坤龙城殿内,苍释天一见池妩仸,便直接跪拜在地,开门见山道:“魔后,求……放过姝姀。”

“哦?放过?”池妩仸似笑非笑:“此话何解?”

苍释天依旧跪地俯首,道:“姝姀一生命运悲戚,释天当年咬牙强夺帝位,最大理由便是为了护她安生。以她极弱的身子,能活到今日已是数次奇迹眷顾,根本承不起任何重压,更不要说神帝之位和帝妃之名。”

“求魔后另择他人。只要不是姝姀,沧澜上下任何人,释天都会极力配合,更对魔主魔后忠心永世。”

池妩仸魔眸半眯,幽光微溢,忽然低笑一声:“呵,这可奇了,以你苍释天的聪明,越是在意,便该表现的越是不在意,你这般模样,岂不是是将自己的软肋,在本后面前赤裸裸的现个干净?”

苍释天缓缓抬头,道:“在魔后面前自作聪明,才是实蠢。”

“那你猜,本后会改变主意吗?”还未等苍释天开口,池妩仸已是淡淡道:“你不必回答,你知道本后既已决意,便不会更改,你想要的,不是本后改变主意,而是想要一个承诺。”

“是。”苍释天没有否认,的确,在池妩仸面前,任何遮掩心机都是愚蠢之举:“这个承诺,释天不敢求于魔主,只能恳求魔后成全!释天今后一定忠心侍于魔主魔后麾下,至死都绝无二心。”

“哼,忠诚这个东西,可从来不会用嘴说出来的。”

池妩仸身影微晃,已从苍释天身边掠过,缓步走向大殿之外,渺渺魔音从后方传至苍释天耳中:“若非苍姝姀的存在,本后又岂会放心重用你。”

“不过反过来,为了让你尽心做事,忠心侍主,苍姝姀也自会过的很好。魔主的光明玄力会赐予她新生,摆脱缠身一生的病痛,并可完好承载沧澜神力。”

“魔主从不屑于欺凌女子,你不必担心她受到伤害。至于她能在魔主身边博得何种地位,便要看她自己的本事了。就算她无欲无求,单就以傲世之姿立于天光之下,也好过以往太多。”

苍释天以跪姿转身,视线之中,已无池妩仸的身影。

但他依旧重重叩首,口中轻颤出声:“谢魔后成全。”

魔威、软肋、掣肘、重恩……苍释天自知,自己这个曾经的释天神帝已别想逃出池妩仸的魔掌,余生唯有尽心尽力的去为云澈清理所有不该存在的污杂。

————

数日之后,所有的黑暗玄舰尽皆飞起,载着一众北域玄者折返向北神域。

这支随云澈踏出北神域的黑暗大军,如今只余三阎祖、池妩仸以及九魔女留于身侧。

“接下来,你们要去哪里?”沐玄音问道。

“当然是龙神界。”池妩仸微笑道:“作为雄霸神界百万年的第一王界,怎能不去抄一遍呢。”

“麒麟帝,这次的坏人便由你来当了。如此肥差,随便私藏个一两成,也是一笔颇为巨大的财富,相信麒麟帝不会拒绝吧?”

麒麟帝连忙道:“不敢,不敢。龙神界一草一木,皆该入魔主之掌,老朽岂敢染指分毫。”

“玄音,和我一起去吧,不会太久的,然后我陪你一起回吟雪界。”云澈身姿下意识的向沐玄音倾斜……但被千叶影儿瞬间拽回。

“不,”沐玄音摇头:“冰云心伤数载,我却始终未能现身与她相见,如今既已尘埃暂落,我必须马上回去让她安心。”

“那……彩脂你……”

“我想回一趟星神界。”彩脂轻轻说道,她手中的玉盒,收纳着六星神的残血与残辉:“太初龙族那边,我也该放它们回去了。”

“媚音,你……”

“爹爹这些天连续传音几十次,我想先带姐姐回琉光界,否则爹爹怕是要担心死了。”水媚音悄悄吐了吐舌头。

云澈:(?_?)

危境之时,她们或明或暗,都不愿远离云澈半步。如今,世间已再无可威胁云澈的力量,她们也终于可以卸下心间所有重压。

“神帝,”千叶秉烛道:“你元气重损,急需静养,吾等这就护送你回梵帝神界。”

“不,”千叶影儿冷然道:“我会随魔主去往龙神界,在魔主身边,我只会恢复的更快,你们无需多事。”

“是。”千叶秉烛只得遵命。

“将古伯的遗体葬于梵神陵。还有……”千叶影儿声音忽低,淡淡的瞥了一眼远方的千叶雾古:“照看好那个老头子。”

“神帝放心。”千叶秉烛的脸上现出一抹很淡的微笑。

没过太久,一道道气息向不同的方向离散。

诸世的尘埃不再混乱飘荡,无声缓落。只是这些尘埃,已被隐隐染上了深邃的黑暗之色。

神界的未来,无人敢预测。